公海贵宾一路检测中心 > 公海贵宾一路检测中心 >

仅五十三个倭寇就能横行明朝三省共80余日明朝军怎么这么弱?

  大家应该都知道,明朝倭寇横行。明初,由于日本内战,许多日本本土的的败将残兵、海盗商人及破产农民流入海中,联合上一些明朝不法分子以及沿海走私商人,以日本一些岛屿为基地,在中国和朝鲜沿海进行侵扰。这群由日本人与部分南方中国人所组成的海盗集团就被叫做“倭寇”。一开始,倭寇对于大明朝来讲还只是小打小闹,但随着明代海军逐渐空虚,以及明朝海禁政策的实行,大量反对海禁政策的明朝商人加入“走私集团”,倭寇之乱不减反增,造成了嘉靖倭乱。他们有些人是为了走私,而有些人完全是为了进行“武力报复”,或者是烧杀抢掠。

  我们今天要讲的就是一群战斗力特别强大但又特别奇怪的倭寇,他们横行三省共八十余日,转战三千里,杀死杀伤官兵四五千人,但是他们不掠财,不奸妇女,好像只是为了杀人而已。虽然他们最终被明朝大量官兵围歼,但是这群人那恐怖的战斗力还是让明朝官兵心惊胆战。那么,这群人究竟是什么来头?是有什么神技吗?还是说明朝军队的战斗力实在是弱鸡?

  嘉靖三十四年(公元1555年)6月7日,一群倭寇从浙江绍兴上虞县登岸,他们遇上小县城就攻打纵火,遇到官兵就搏杀殆尽。关于这群人,明朝有明确的记载:据《明史·日本传》记载:“突犯会稽县,流劫杭州,突徽州歙县,至绩溪、旌德,屠掠过泾县,趋南陵,至芜湖。烧南岸,趋太平府,犯江宁镇,直趋南京。”这伙倭寇事后大明军方塘报确定为53人。这群倭寇的战斗力恐怖到什么程度?就如同如今装备精良的特种兵一般!比如在南陵之战中,四个县的官兵竟几乎被这群倭寇全歼;芜湖县的一众“芜湖骁健”曾发动突袭,也被全歼;在江宁镇之战中,明军死守城池,但是却依旧阻挡不了这群倭寇,最后明军死伤官兵三百余人,而这群倭寇竟未折一人。《筹海图编》中有对这群倭寇的战斗力的高度概括:“盖此五十三人者,滑而有谋,猛而善斗,殆贼中之精选,非常贼也!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南陵之战中,明军曾想靠着人多箭众,将这群倭寇射杀,但没想到的是这群倭寇个个能手接飞矢,明军愕然后瞬间崩溃。据《明世宗实录》记载:“引弓射之,贼悉手接其矢,诸军相顾愕贻,逐俱溃。”个个能手接飞矢,这也太神了吧!其实,主要是因为明军的箭软弱无力。这些箭大都是下面的人用来糊弄上面的领导的,箭故意弄得很轻,就可以掩盖下面的军士疏于训练的丑闻,加上南方潮湿,弓箭保养不好,弓弦受潮,箭的力量就会大打折扣,那么这群厉害的倭寇能手接飞矢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在攻南京时,这群倭寇的战斗力更是发挥到极致。据《明史》记载:“贼逐直趋南京,其酋衣红乘马张黄盖整,众犯大安德门,我兵自城上以火铳击之,贼沿外城小安德门、夹岗等门,往来窥觇会城中,获其所,遣谍者,贼乃引众由铺岗趋祩陵关而去。”在这场战斗中,南京举全城之力死守城池,紧闭城门,不敢出击。倭寇攻城两天,虽未成功,但竟搏杀明军千人,自己不折一人,从容离开,而明军竟不敢追击。最后,这群倭寇的结果当然是被全歼。南京之战后,这股倭寇在官兵追击下,一昼夜狂奔一百八十余里,正中明军的埋伏。当时,好几位明朝大将,督率数千官兵,在倭寇的必经之路上,布下了天罗地网。以逸待劳的明朝官军终于和疲惫不堪的倭寇接战了,经过明朝官兵的奋力搏杀,这群倭寇终于被悉数擒杀,没有逃掉一人。在这里实在是不得不鄙夷一下那时候明朝正规军的战斗力了。明朝军队的制度是世兵制,军队拖家带口分散部署在全国各个地方,平日屯田,战时保护地方。这种制度在明初的时候效果还是挺好的,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,军户有苦难言,原本收入就不高,一旦遇上战争,家中就会更贫苦,这就使得军户大量逃亡。而且,由于军户要忙于屯田,根本没有多少时间练兵,将领和士兵的素质就会越来越差,上阵后一触即溃。明朝就曾有官员章焕这样描述明朝军队:“上阵如同儿戏,将无号令,兵无纪律,往往隔着敌人老远开完火、放完箭就算完事,临阵脱逃,杀民报功,数不胜数。”这种战斗力,会被“贼中之精选”的倭寇打爆,好像就也就不足为奇了。而关于这群倭寇,他们应该是来自日本九州。但是他们只攻击城池和官军的自杀式行为,一直是个谜团。但不管怎么说,这谜一样的五十三个倭寇,用八十余日的三千里暴走,扯掉了明朝官军最后一块遮羞布,将明朝军队的战斗力实际水平,赤裸裸地暴露在历史的阳光下。参考资料:《明史·日本传》、《筹海图编》、《明世宗实录》